首页 >故事

回家GDP春节大迁徙

2019-05-15 01:47:04 | 来源: 故事

“回家”GDP——春节大迁徙

2014年1月20日,刘梅和老伴拖着四个大箱子,在兰州火车站门前排队进站候车。同一时刻,刘争正在北京通州八里桥市场为婆家采购年货,这是刘争来北京的第十个年头。和过去一样,每年这个时候,刘争都会将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过年回家这个“宏大”的事业当中,这种情形在她2007年结婚以后更甚。刘争夫妻都是独生子女,她生在云南,丈夫是内蒙古人,为了兼顾双方老人的感受,春节回老家只能交替回家,不偏不倚每年如此。而此刻在兰州的刘梅,面对着茫茫的人潮,忽然感觉到了年轻人在外工作的不易,这是她的孩子离家的第九年,只身一人过节的第四年。在和老伴商量后,年迈的刘梅做出了一个决定—逆流而上,去北京陪女儿过年。这是每年一度的路上中国,也是迁徙中的GDP。准备年货知道他们的决定后,刘梅的女儿试图给父母买张机票,但被拒绝了,母亲知道飞机方便,但携带的行李却极为有限。她想给女儿多带一些东西。1月初,刘梅和老伴分了工,一个去买票,一个去为女儿买年货。甘肃鲜有总部经济,和大部分的西部省市一样,这里也是一个人口输出为主的城市。这令春节的逆行,反倒显得毫无阻力。老伴顺利地买到了两张20号从兰州到北京的火车票,直达,硬卧下铺,票价343.5元每张。负责采办的老伴买了枸杞和蕨麻,还要等到临近出发的时候再去买百合、腊肉、锅盔,尽管女儿一再叮嘱他们不要买或者少买,但出发的时候,所有东西装满了四口大箱子。无可否认的是,随着我国高铁线路的逐渐完善,运力的增强。和过去相比,目前的出行环境和便利程度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。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刘梅的女儿才愿意让长辈走进春运的浪潮。就在刘梅在兰州顺利进站候车的时候,刘争结束了采购,她没有时间休息,拎着所有的年货就奔向了近的邮局,根据快递行业2014年的春节休假表。自1月25日后,除了顺丰和EMS外,所有的快递行业都进入了休假期。每次回家前,刘争还会提前一天跑到稻香村,去拎几大盒糕点回家孝敬长辈。作为北京知名的糕点品牌,稻香村在2013年春节期间曾增产20%,为此,这家企业不得不24小时不停生产。尽管如此,去年春节期间生产260万套左右的“年味礼盒”仍供不应求。实际上,这260万套糕点并非在北京市内消化。作为中国的政治、经济和文化中心,“北京的”一词仍有着明显的心理崇拜。对于长期生活在内地的长辈来说尤其如此。“每次家里来人拜年,姥姥姥爷都会很自豪地让人家尝尝北京带来的点心。”刘争说,这些费用也不高,也就是几百块钱。路不在脚下刘争的娘家在云南的西双版纳,距离北京3366公里,两地间没有直达的飞机和火车。省钱的方式是坐火车,但从北京到昆明,从昆明到西双版纳,尽管两人往返费用只需要1988元,但往返的时间却需要6天。对于只有7天假期的刘争夫妇来说,春节中所有省时省力的出行方式,都需要钱,或者说和父母的团聚时间长短,关系到了春节支出费用的多寡。为了能赶上年三十的团圆饭,也为了能好好在家过个年,刘争夫妇只能选择飞。刘争给时代周报算了一笔账,从北京到西双版纳经济舱2490元,再加上机建燃油170元,两人往返的费用高达10640元。而正是因为陆上交通的拥堵,航空公司通常在春节期间的机票都鲜有打折。根据2013年民航局的统计数据显示。当年2月航空公司盈利12亿元,而1月份则亏损10亿元,在此之前的2012年11月和12月已有连续两月亏损。这份统计显示,在当年2月份,国内航空公司收入314亿元,利润总额12亿元,同比增长305%。这背后,是我国2787.4万人在当月选择了搭乘飞机回家过年。虽然更多的人不得不选择以火车的形式出行,但和航空不同,我国铁路方面却并未有喜人的利润。相反,大规模的人口迁徙,反倒给铁路带来了更大的亏损压力。在今年1月9日召开的铁总工作会议上,铁总总经理盛光祖称,2013年,铁总多元化经营总收入完成10426亿元,同比增长7%,其中运输总收入完成6051.2亿元,同比增长14%,全面实现了盈亏平衡。但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在1月15日的文章表示:实际上,铁总2013年是巨亏的,“铁总的一位副总向底下的部分铁路局长透露了如下消息:铁总实现盈亏平衡,这种平衡是勉勉强强、千方百计、十分困难的一种平衡。”报道为亏损进行的分析是,因为铁总每年在公益性铁路运营、粮食军事物质等公益性运输上会有损失,所以每年国家财政都会有一笔不菲的补贴给它,但这种补贴终却不会在铁总的报表上出现。而类似春运这样的大规模人口迁徙来说,铁总将要承担巨大的公益性。回家的预算来北京三年,因为种种原因,阿甘没有回过家,这次是三年来他次见到父母,也是父母次来北京过年。作为一家知名电视台的编导,在媒体发展普遍不被看好的大环境下,阿甘近反倒显得特别忙碌—他接下了一档节目的整体制作。他的收入开始比过去任何一个时期都喜人。但他对于过年回家,仍然斤斤计较。“来北京年的时候我就算过,回家一次的包括路费等在内的花销都七八千元,这还只是火车来回,路费1400元左右的情况,如果是机票往返的话得3000元。“当时这些费用就已经占到了我一个月工资的60%以上。”阿甘说,现在回家得带差不多一个半月的工资,大概占自己一年收入的七分之一,这些钱回家基本就会被清空,路费两三千,回家要给父母钱,要五六千,要给亲戚朋友孩子的压岁钱,“一个孩子在我们当地少得给200元,10个孩子就是2000元,还有同学结婚有孩子的,这些费用下来都得三四千,再加上请客吃饭喝酒的一些费用,基本上一万七八回到北京的时候就已经不剩什么了。”基于此,阿甘想到了让父母来北京过年。一个细节是阿甘所指的过年关系维护成本。“如果回了老家,过年期间就没办法和一些重要的朋友聚会拜年,如果通过或者络拜年,一来时间和精力的成本会增加,二来会显得并无诚意。”他拿出,随意地翻动本,联系名单已经超过了400人。“他们大部分都是我职场上的朋友,而且大多都在北京,群发个拜年短信,都要好几十元。”这实际上是目前职场中普遍遇到的问题。在2013年春节后,工信部的站曾显示,春节期间全国短信发送量达311.7亿条,移动互联人均接入流量达26.4M,比平日流量高33.6%。其中除夕当天的业务量达到高峰,移动短信发送量达到120.1亿条。在络上的社交软件并未普及时,人们仍然依赖于运营商提供的短信和彩信服务互相拜年,而近年随着微博和等社交软件的普及,通过互联拜年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另一个选择。工信部的数据显示,随着、微博等新兴拜年方式的流行,语音业务受影响较大,数据业务替代效应显现。移动去话通话时长累计完成420.1亿分钟,仅为平日通话量的80%。移动互联接入流量达到1971.5万G,人均接入流量达到26.4M,比平日流量高33.6%。与之相反的是,在2013蛇年的分钟,新浪微博的发布量高达729571条,比2012年提升51.6%。而这背后,是阿甘这样的移动用户,特意为了春节多充的200元话费。这是2014年春运的第五天,到2月24日止的这40天,将有超过36亿人次以不同的方式跋山涉水和家人团聚。李梅、刘争和阿甘的故事乘以36亿,就能管窥中国春运的故事。这个故事只有一个主题:团聚。

一体化污水提升泵站
安徽加固公司
星力游戏下载

猜你喜欢